债券市场或需“钱银主义实验”

  当下,“价格型钱银 政策框架”下“利率外生、基础钱银 内生”遭遇应战 。央行从1998年开始就以广义钱银 供给增速作为钱银 政策的中介变量,从2013年才开始淡化钱银 数量的意义,然而市场养成的思维惯性却仍然 紧盯钱银 供给和社会融资规模等数量指标,并将其作为判断央行钱银 政策下一步松紧的依据。直至2019年,央行仍然 在不同场合强调“当时 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加 ,增速与GDP名义增速底子 匹配”,即钱银 政策没有复归“扩张钱银 数量”的路途 ,但是 2013年至今的钱银 政策实践又标明 ,完好 的“利率走廊”还没有 完全建立起来,“价格型钱银 政策框架”下,底子 的传导和作用机制“设定外生政策利率、基础钱银 需求内生改动 ”增大了商业活动的动摇 。在此状况 下,“价格型钱银 政策框架”显然没有可以 很好传递明晰 有用 政策信号的作用。

  安稳 钱银 供给规则有助于安稳 金融机构风险偏好。中国金融市场是以直接 融资为主体的市场,且央行钱银 政策的传导需要通过商业银行来完成 ,因此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金融机构行为和风险偏好动摇 就成为政策效应是否发挥作用的要害 ,若商业银行继续 维持低风险偏好状态,央行投放的基础钱银 最终也只能变成“收据 融资+结构性存款”在短端空转,而无法切实转化为扶持非金融部门增加 的中长时间 借款 。金融机构低风险偏好,一方面当然 是因为投资项用意风险收益权衡,另外一 方面则是对基础钱银 来历 和负债本钱 的担忧。在低资本回报率状态下,负债端本钱 的任何意外提高 都将抵消掉项目投资收益,此时央行维持安稳 的基础钱银 供给增速,有助于负债端本钱 构成 带有“均值回复”特征的利率安稳 预期——短时间 的偏离随之而来的将是均值修复,安稳 的钱银 供给规则和安稳 的负债端本钱 等于是为商业银行提供预期的压舱石,有助于金融机构风险偏好的提高 。因此债市当时 或需要一场“钱银 主义实验”,安稳 钱银 供给规则、安稳 金融机构负债端本钱 、构成 利率的“均值回归”特性和安稳 的风险偏好。(国泰君安期货金融衍生品研讨 所 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