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市场首例欺诈发行案杭州开庭,主承销商德邦证券麻烦了!

  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投资者赵某、陈某等十六人诉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陈志樟、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大信管帐 师事务所、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大公国际资信评价 有限公司等六被告因五洋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2015年公司债券(第一期/第二期)之证券虚假陈述职责 胶葛 十六案,涉案金额2200多万元,于2019年5月13日至14日在杭州中院初度 开庭,共算计 进行八小时。法院将采纳 合并审理、分开判决的模式。

  因为 五洋建设发布五洋债无法准时 兑付本息的布告 ,引爆了五洋债违约工作 ,这是让资本市场广泛注重 的中国债券市场首例欺诈发行案,也对错 上市公司之上市债券欺诈发行-违约案首案,该案则直接催生出五洋建设破产重整案,投资者诉五洋建设、陈志樟、德邦证券、大信管帐 师事务所等证券虚假陈述职责 胶葛 诸案。

  5月13日下战书 二点四十五分开始的庭审,主要进行两边 的证据交换与质证。5月14日下战书 二点半开始的庭审,主要进行两边 的法庭争辩 。

  布景

  2017年8月11日,五洋建设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告诉 书的布告 》,2018年1月18日,五洋建设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分 事前 奉告 书>的布告 》,2018年7月10日,五洋建设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分 抉择 书>的布告 》。

  中国证监会认定,五洋建设存在:(1)以编制2012-2014年度虚假财务报表等申报文件,骗取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核准;(2)以2013-2014年度虚假财务文件发行债券,致使非公开发行公司债披露的文件存在虚假记载;(3)未按规则 披露2016年年报与变更中介机构信息。

  五洋建设通过点缀 报表的财务手法 ,将公司包装成优秀 资产,制造 虚假申报资料 骗取发行公募债,并且存在在私募债发行过程中向投资者披露虚假信息、未按规则 披露信息等违法行为,涉案金额巨大、手法 恶劣,形成 了所发行债券无法兑付的严峻 结果。

  对此,中国证监会作出对五洋建设及其董事长陈志樟等相关职责 人处以算计 4140万元罚款,并对陈志樟采纳 罚款、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终身不得担任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大众 公司董监高职务的处分 。

  五洋债的发行人是五洋建设,五洋建设的法定代表人是陈志樟,主承销商与受托管理人是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人审计机构是大信管帐 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发行人律师机构是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资信评级机构是大公国际资信评价 有限公司。

  2018年9月7日,德邦证券发布《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调查告诉 书的布告 》,现在 该案仍在审理中。在庭审中,德邦证券诉讼代理人当庭供认 ,德邦证券已于2019年1月22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分 事前 奉告 书》,但这份还没有 生效的行政处分 事前 奉告 文件其实不 像其他上市公司那样,德邦证券并未在网上公开。

  2019年1月22日,中国证监会对大信管帐 师事务所作出行政处分 抉择 。中国证监会认定,大信管帐 师事务所为五洋建设用于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2012年至2014年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审计陈述 ,五洋建设在编制2012年至2014年年度财务报表时,违背 管帐 原则 ,通过将所承接工程项目应收账款和敷衍 账款“对抵”的方式,同时虚减企业应收账款和敷衍 账款,导致2012年至2014年年度虚增净利润分别不少于3052.27万元、6492.71万元和15505.47万元。五洋建设应收账款与敷衍 账款“对抵”的处理对其财务报表相关科用意影响金额远远超出了大信管帐 师事务所2013年及2014年财务报表全体 层面实践 执行的重要性水平,而大信管帐 师事务地点 未获取充沛 、适当的审计证据加以验证的条件 下,即认可了五洋建设关于应收账款和敷衍 账款“对抵”的账务处理。

  2018年8月,中国银行(601988)间交易商协会发布音讯 ,给予大公国际资信评价 有限公司严峻 警告 处分,责令其期限 整改,并暂停债务融资东西 市场相关事务 1年。接着,中国证监会北京证监局则作责令大公国际期限 1年的整改处分。

  庭审

  在5月13日下战书 的证据交换与质证中,原告方出庭人员为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欣律师等二名诉讼代理人,被告方出庭人员有十一名诉讼代理人。原被告各方先后提供了共约50余份证据进行了质证,其间 ,被告陈志樟没有提供证据。同时,原被告各方向法庭提出众多的调查请求,其间 ,原告要求法院向证监会调取对德邦证券的行政处分 事前 奉告 书的请求、原告要求调查五洋建设征集 资金被移用 及偿还 细节的请求、被告要求法院延期审理该诸案的请求、被告要求法院中止审理该诸案的请求,均为法院不予允准,同时,被告要求关于向中登公司调取原告交易数据的请求,法庭尚在合议中。另外,该诸案的举证期限还没有 结朿,这意味着今后可能会有再次补充庭审。